14.严酷挑战

斗技——白云秘剑:云踪无定!

只见一股强烈的剑芒以白帆为中心爆发开来,剑芒所到之处,一片血雨腥风,起码有五六只鬼手乌鸦,在一瞬间被绞成碎片!

其余的鬼手乌鸦,也都纷纷四散飞开,暂时避其锋芒。

斗技一击之威,凌厉如斯!

这一记危机关头的云踪无定,实在是白帆的最佳水准,足足发挥了百分之一百的完美威力。

可威力越大,消耗越大,白帆体内的斗气也随之消耗一半,连忙急速运转斗气漩涡,战时恢复斗气。

可鬼手乌鸦数量实在太多,又异常狡猾,见白帆似乎有些后力不足,剩下的二十几只鬼手乌鸦又糊了上来,很快又与白帆战作一团。

一时间,白帆拿出十二分精神,以防守为主,尚可勉力支撑。

就在白帆感觉自己要到极限,支持不住的时候,穆先生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。

“白云剑势,浮于九天之上,无形无影,无踪无际,有若烟雾迷濛,目不见周,待尘埃落定……”

穆先生的声音在白帆耳中忽远忽近,却清晰无比,更让白帆惊奇的是,明明语速不快,却又好像一瞬间就灌进了自己的脑海中。

“这、这居然是白云剑势!”连续的震惊几乎让白帆缓不过神来,然而手中的长剑却仿佛活了一般,不由自主地跟随穆先生的指点,从原来基础剑术的七个标准动作,一下子变得飘忽不定,就像白云一般不可捉摸。

配合白云斗气,更是如虎添翼,威力倍增,不但很快将局面稳定下来,似乎还有进攻余力!

剑势,是剑士的灵魂!如果没有剑势,就算招式和斗技再强,也好像没有灵魂的躯壳,一击即溃。

而拥有了剑势,剑招和斗技就好像拥有了生命,能够发挥出自己真正的威力,甚至突破自身的极限!

穆先生口中幽幽道出的这段剑势口诀,正好填补了白帆最需要的一块空白。至此,白云斗气、白云剑势、白云秘剑,正式融为一体,天空斗气第一卷,向白帆展露了真容。

“不要大意,按照剑诀指引,抓紧贯通剑势。“穆先生的声音再次传来,”小心听我说,这剑诀在十六年前你父亲交给我时就说过,要等你凝聚白云斗气能用出完美云踪无定后,才能告诉你。”

听见穆先生的教诲,白帆全神贯注,将体内的白云斗气通过白云剑势得以最完美的释放,一剑强过一剑,没多久,居然每出一剑,必伤一鸦,很快就要杀的鸦群溃不成军。

这个时候,白帆虽然仅有青铜二级斗气,但斗气、剑势、斗技,由内至外完美融为一体。

无论是精神上的斗志,还是手中长剑的杀伤力,都达到了一个顶峰。战至酣处,不由长啸一声,群山回响,好不畅快。

白帆甚至隐隐感觉,如果此时尝试白云秘剑第二剑——排云倒海,必定能够成功。

可就在白帆准备尝试一下的时候,已经有些溃不成军的鸦群忽然爆发一阵骚动,仿佛遇到什么天敌一般,完全不理白帆和小金,一股脑四散逃开。

“嗯?”

白帆有些摸不着头脑,茫然中收起长剑。

不远处的穆先生眼中却是精光一闪,身影一闪,从原地消失,下一秒立即出现在白帆身前。

砰!

一道速度极快的金色闪电,从高中直击而下,和穆先生硬拼一击,又盘旋而上。

白帆这才看清楚,一只雄性的成年金雕,正在空中绕着配偶的尸体飞来飞去,发出悲泣地鸣叫。

“叽叽”,小金也从白帆的背后钻了出来,对着天空叫了两声,好像已经认出这个家伙才是自己的正牌爸爸。

“穆先生,你怎么样?”5阶魔兽一击之威,显然和鬼手乌鸦这种货色不可同日而语,见穆先生为了救自己,和其正面硬拼,白帆不由担心起来。

“没关系,好久没活动了,动一动也好。”穆先生转了转手腕,神色之间却没有什么戒备之感,“不用紧张,这只金雕刚刚只是误会了我们是他的仇人,现在应该已经弄明白了。”

大金雕收起翅膀,如一阵清风般落在自己妻子的尸体面前,用前额轻轻蹭了蹭她,低声鸣叫,悲伤之情实在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。

白帆和穆先生看见这一幕,也不由为之心酸。

过了一会,大金雕似乎从悲伤中振作起来,一扇翅膀,一下子飞到白帆的身前。

白帆被大金雕的爆发力和速度着实吓了一跳,双手一紧,差点拔剑了。

可大金雕只是低下头去,蹭了蹭刚刚出生不久的小金,又盯了好一会,好像想要把自己孩子的样子深深记在心里。

白帆因为自己不争气的小心脏正感觉有点尴尬,看到大金雕这个动作,连忙开口解释,“雕兄,对你的遭遇我也很难过。不过你放心,我已经收养了你的孩子,我一定会好好对他的。当然,如果你不愿意的话,我这就把他还给您。哈哈,说了这么多,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听懂。”

大金雕听白帆说完,居然抬起翅膀,在白帆的肩膀拍了拍,好像在表示感谢。然后又向穆先生点头示意了一下,突然振翅高飞。

“性子也是刚烈,其实这又是何苦……”

白帆还没明白怎么回事,就听见穆先生一声叹息。

只见那只金雕在空中悲鸣一声,浑身散发出难以直视的耀眼金光,而后双翼收拢,竟然大头朝下急速撞向一块棱角尖锐的岩石!

原来大金雕刚才的行为,竟然是在托孤!

既然他已经相信白帆可以照顾好小金,那么,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牵挂也就可以放下了。

失去挚爱,生亦何欢?

化为生命中最耀眼的一道闪电,大金雕殉情而死,而在他死后,他的翅膀正好盖在伴侣的身上。

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,但求同年月同日死。

小金依偎在白帆的脚边,有一些瑟瑟发抖。白帆弯腰将小金抱在怀里,他的眼中也已经饱含热泪。

“穆先生,我可以把他们合葬在一起吗?”

白帆一边问,一边四处打量那里适合挖一个墓穴。

“当然可以,不过现在却是不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