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武侠修真 > 山神 > 第六二五章 血煞宗

第六二五章 血煞宗

杨九一抖手,一道火球从他的手中飞出,直接砸在一条土黄色的长蛇头上,将这差不多有婴儿手臂粗细的长蛇轰死在了下方的泥潭中。

其实这蛇并没有招惹他们,只不过是杨九的心中不舒服,正好这条蛇出现,成了他的出气筒。

“散了也只能散了,现在这情况,是大难临头各自飞,你又不是看不出来。”杨九朝着黑蝎娘子看了一眼,幽幽的说道。

黑蝎娘子没有再吭声,虽然不舒服,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,杨九说的是真的。

大难临头各自飞,这天下的情形,从来都是这样的。

不管你的心中,有多少的不愿意,可是该发生的事情,那都是要发生。

“你的脾气倔强,这一点咱们相交多年,我很清楚。作为多年的朋友,我劝你一句,最好还是改改你这脾气,要是能够找一个靠山,最好就找一个。”

“毕竟,有靠山才能够活得久一点。”杨九的眼眸之中,闪出一丝关心的道:“刘老祖的伤势,虽然上面说没有事情,但是我总觉得不太好。”

“要不然,陈丰老祖也不会直接将栗泰烽掌门给架空,还让自己的两个弟子协助掌门处理宗门大事。”

找靠山的意思,黑蝎娘子懂。她虽然一直不屑于用自己的人换取什么,却也没有恼。

毕竟杨九这话,是真真正正的为她着想的。不过杨九后面的话,还是让她震惊不已。

刘立壬老祖。千竹教大长老,元婴中期的强者,同样也是他们这帮人最大的靠山。

现而今这位老祖,竟然可能要坠落!

虽然她的心中,也闪过这样的念头,但是并没有太多在这方面想,现而今听到杨九提到,却是越发觉得这事情的可能性不小。

虽然上面在保密。但是陈丰老祖的态度,已经将这秘密公布了出来。

“九老你以后准备怎么办?”黑蝎娘子让自己平静了一些,这才郑重的朝着杨九问道。

杨九抬头看天,好一会才道:“修炼之前,我只是一个庄户人家的放牛娃,那时候就听老人们常说,能够活到九十九。就是最大的盼头。”

“修炼至今。虽然没有突破金丹,但是寿命也达到了一百五十多岁,你说我还有什么好祈求的。”

黑蝎娘子不再说话,虽然她很是为这位九老的颓然而感到不舒服,却也明白这是无奈之举。

要不然,修士怎么会这般顺其自然的死呢?

黑蝎娘子知道再说下去也是无用,就转换话题道:“昨日我正好有事去传经堂,听两个宗门的核心弟子说。嗤神六宗的老祖好像要共商对付燕沉舟的事情。”

“九老你觉得,咱们嗤神六宗还有希望吗?”

杨九也感到自己不应该这般的暮气沉沉,他笑了笑道:“应该有吧。”

“毕竟咱们嗤神六宗存在南楚的时间谁也说不清,这么多年的积累,总是要有一些别人不知道的手段。”

黑蝎娘子点头,没有再说话。而杨九也没有说话的兴趣,两个人一时间有的只是沉默。

一种无助,甚至是无能为力的沉默。

“嗖!”一道玉符,陡然从远处传来。落入了杨九的手中。

“怎么了九老?”黑蝎娘子看着杨九那神色变化的眼眸,沉声的问道。

杨九将玉符递给黑蝎娘子。脸上露出了一丝的悲痛道:“程豹兄弟去了!”

黑蝎娘子接过玉符,神识就朝着玉符扫去。玉符是一个和他们一样出身于拜月山的修士发来的。

按照玉符上的记载,程豹在巡视的时候,发现有人潜入这片沼泽,只是一个例行的询问,就被人直接诛杀。

而这诛杀他的人,是前来赴会的血煞宗的核心弟子,一位刚刚晋级的金丹真人。

虽然这里面的信息不多,但是黑蝎娘子的心中却充满了悲哀。作为千竹教派下的弟子,他们奉命巡山,本没有什么错。

而在例行的询问之中,竟然这样被人杀了,这实在是有些让人难受。

可是难受又如何,杀了那程豹的人,是一位金丹真人,这人应该是死了也是白死。

黑蝎娘子知道这程豹乃是杨九的磕头兄弟,所以沉声的朝着杨九道:“九爷还是节哀吧!”

杨九的眼睛有些红,他的心,已经有点脱离愤怒,可是他也清楚,自己现而今能够做的,只有节哀。

对这个兄弟的枉死,他能够做的,也只有节哀。

重重的吸了一口气的杨九,刚刚准备说话,又是一道玉符,从远处传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