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游戏竞技 > 诸天道宋 > 第二十九章 音魔康广陵

第二十九章 音魔康广陵

一代琴颠康广陵,终究还是选择了唢呐,抛弃了他痴迷一生的古琴老婆。

就此,未来的音魔、天聋魔王、音律终结者,在赵佶的指点下很快成长起来。

不得不承认,康广陵在音律上的造诣真的很高,内力也不算差,点破了音杀的诀窍、内力的激发方法之后,新世界的大门已经对他打开。

赵佶很满意这种改变。

古琴是艺术,难道唢呐就不是艺术了?!

作为唯一一个从满月吹到头七的乐器,唢呐的艺术成就是被广大人民群众所公认的。

古琴,曲高和寡,欣赏者能有几多人。

唢呐,才是人生,吹尽人间悲欢离合。

吴领军正画着丹青山茶花,他早已经用棉花堵住了耳孔,却猛地将手里的画笔一扔,污了面前的丹青画。

作为一个画师,他从未有过的暴躁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”

他朝天怒吼几句,然后用手抱着脑袋,蹲下来紧紧捂住了双耳,但那魔性的声音直往脑海里钻,就像一只魔虫,一点一点地啃食着脑浆。

“大师兄,你饶了我吧!”

“大师兄,你再吹我要发飙了!”

“大师兄,我操你姥姥的!”

“……”

康广陵放下手里的小唢呐,颓然长叹道:“四师弟,师门大仇未报,师父还在擂鼓山苦苦支撑,那丁老贼随时可能东来大宋,师父一人如何支撑?师兄我得端王指点,得以修行音杀之术,却是已经有所小成。

虽说我等投靠端王,是想借端王之手抵挡星宿海,但自己也要拿出点实力来。若是我等自己都不努力,全指望别人,如何能成大事?如何能报大仇?”

吴领军听到一半,心中的怨气已经消了。

抬头一看大师兄,刚要说话,就见康广陵那已显苍老的脸上,两行浊泪不受控制得从眼眶里涌出。

“大师兄,你……”

“师弟,大师兄我连古琴都不要了,改吹这唢呐……我心里苦啊!”

说完,睁大了眼睛45°角望着天空,努力控制着泪水,但那眼泪根本止不住,大颗大颗的沿着古拙消瘦的脸庞往下滴落。

‘是啊!大师兄连弹了一辈子的古琴都放下来了,吹起了他从未看上眼的唢呐,我不过听听他的吹奏,生什么怨气!至少我还有丹青陪伴……大师兄什么都没有了!’

吴领军用力的点点头,将棉花从耳朵里拿出来,一脸坚定道:“大师兄,你练音杀之术,需要工具人反馈感受,我们师兄弟七人轮流来陪你练,你尽管吹,用力吹,师弟我承受得住。”

“多谢师弟体谅,那师兄开始了!”

康广陵抹了一把浊泪,抬起了唢呐。

一曲“哭七关”,直吹得吴领军泪流满面,泣不成声,就像在地府七关前走了一个来回……

康广陵满意地走了,吴领军痴愣愣跌坐在地上,脑袋里回荡的始终是唢呐的声音,天地间的一切声音似乎都消失了。

他浑浑噩噩的老半天,这才回过神来,掏了掏耳朵。

我是谁?我在哪?我在干什么?

“我怎么哭了?呜呜呜……我想哭!”吴领军大声地哀嚎起来,无比的凄厉、绝望。

这日子还怎么过啊!

望着一脸高兴从外面走进庄子的康广陵,赵佶朝着他一招手,说道:“段延庆准备和本王聊聊,你也来听听,对你的音杀之术有好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