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34章

段胥这次出事,是真的吓到他了。

“以后不管做什么事情,都要三思而后行,别让我们都担心你,更别让娇娇担心,她都吓坏了。”

段胥轻轻的嗯了一声。

他昏迷之时,并不是毫无意识的,只是身体受伤太重了,一时之间醒不来。

这一天一夜里。

他的身体在快速的修复,而他虽然没醒,但是却听到了阮娇娇在他耳边所有的呢喃。

也是心疼不已。

“以后就过你们自己的小日子吧,外面的那些事情能不管就不管,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。”

以段谦洋的身份说这话,多少是有些自私了。

但现在的段谦洋,先是段胥的父亲身份,而后才是其他的身份,作为一个父亲,自然最在乎的还是自己儿子的生命安全。

两人说了好一会话,直到陆子书去了医院门口一趟,拿回来一个礼盒才结束。

段谦洋看着陆子书拿出来的理发器,疑惑的问:“这是要做什么?”

“理发器,胥哥想要将头发全部剃了。”陆子书拆开包装,插上线,找了个空的插孔插上,拿着已经充上电的理发器,站在段胥的身前回答。

只是他拿着理发器却无从下手。

段胥送到医院的时候,他可是亲眼看到脑袋开了裂的!这样开瓢的脑袋他是真的不敢动。

他的手止不住的哆嗦:“胥哥,要不咱还是算了吧。”

他怕一个不小心,就碰到他的伤口。

胥。